去了主日學一個月了

蜜月期終於過去

昨天簡直是一團亂

我不知道為什麼

秩序真的越來越糟了



自己不禁想

是不是因為合斑所以才會變成這樣

但是就算是因為合斑秩序才不好

以目前的人力來說

也不可能分班



所有的老師

只有校長 淑櫻 璞璞 恩恩 淑琪姊 明仁 淑齡姊 和我

璞璞和淑櫻 九月就不能來了

明仁和我一樣 還要嘎敬拜組的服事 也不是常常能到

淑琪姊有時候因為孩子的情況也不能來

恩恩也常常沒到 他現在也是敬拜組的同工 將來也是大專組的聯絡同工

明年校長就卸任了

那這樣 到底有誰要來帶主日學



屬靈長輩常說 沒有任何一個服事 一定要誰做才可以 上帝自己會選召人出來

但是如果被選到的人 抗拒這樣的呼召呢



今天華裔哥跟我說 他覺得我接太多服事了 應該有所取捨

我明白他說的話是善意的 校長 和吉池哥也是同樣的看法

其實我自己也很矛盾

我知道服事量大不是好事 自己也沒有很多時間 上帝也會自己找人來做工

但是我真的很想做這些事 對於這些服事我很有期待 而且我也看不到任何人來接我的工作

好困惑喔



其實三個服事的準備時間都不長 問題是需要很多時間參加聚會

而我心理也很想多花時間在教會 可是我的家庭情況不允許這樣



我是不是太過求表現 而想要把工作攬在自己身上呢

上帝 我的呼召到底是什麼呢














-----

ant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