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什麼,通常越簡單的問題,越難回答……



她一個人坐在餐桌前面發呆,腦筋一片空白,

「我到底要準備什麼呢?傷腦筋,快煩死了。」

讓她如此心煩的原因,是明天主日學的’show and talk’,

高年級的同學都必須根據主題帶一樣東西展示,

並向所有人分享。

這次的主題是:「一樣讓你在乎,並且願意付出代價的寶貝」



她聽說彼得會帶他那艘心愛的木造小船,

彼得存了好幾個月的零用錢,又花了好幾個週末,

才完成那艘完全和歷史上鼎鼎有名「五月花號」同型的縮小模型船。

她也聽說約瑟會帶他那件帥氣無比的牛仔夾克,和那頂牛仔帽,

那是約瑟去年去參加農場體驗營的時候,比賽贏回來的禮物,

約瑟在比賽裡摔得鼻青臉腫,但是當他穿上那身行頭,

他的眼裡散發出一種難以言諭的亮光。

不用說,她也知道,瑪莉亞肯定會帶她那瓶名貴的香水,

那是瑪莉亞女強人媽媽,特地為她從法國買回來的生日禮物。

瑪莉亞不需要特別為那瓶可愛的香水付出任何代價,

真要追究起來,瑪莉亞唯一必須付出的代價,

就是無數個沒有爸爸媽媽陪伴寫作業的日子。



這個在餐桌前發呆的女孩在苦惱什麼呢?



她沒有具有歷史典故的小木船,沒有穿起來稱頭的漂亮衣服,

也沒有來自國外的名貴禮物。

家裡簡單到甚至寒傖的裝潢,所有她看見的一切,多麼平凡無奇,

她多麼希望她能有什麼東西是當她拿別人看的時候,

她能非常驕傲的說:「看!這是我的寶貝,我在乎它,並且願意付出代價!」

可是她完全想不出來。最後她嘆口氣,雙手一攤,走向電話。



星期天,教會裡擠滿了人。主日學教室裡吵鬧成一片。

經過簡短的遊戲和詩歌敬拜後,就是’show and talk’的時間。

一開始,彼得、約瑟和瑪莉亞馬上就自願上台來發表自己帶來的寶貝。

所有的同學連連發出不可思議的讚嘆聲。

「哇!真是太棒了!」「好酷喔!」「天啊!我可以摸摸看嗎?」

當老師上台稱讚他們的時候,

台下的她咬著唇,頭低低的,伸手進懷裡握住一個牛皮紙袋。

紙袋裡裝著一個鑲著水鑽的漂亮髮夾,

那是她昨晚打電話向住在附近的阿姨借的。



她小心翼翼地在心中覆誦講稿:

「這是我之前去參加畫畫比賽得的禮物,我花了很多時間準備那次比賽…」

明明是謊言,但她試著向老師露出誠懇的笑容。



「接下來誰要上台介紹他的寶貝呢?」

她鼓起勇氣舉起手,但老師點了大衞。

這是一件很稀有的事,這是她認識大衛以來,頭一次看見大衞上台。

「那傢伙能有什麼寶貝呢?」大衞家更窮,他總是同一套臭臭的衣服來教會。

他很少話,也不聰明,所以他幾乎沒有朋友。

大衛上了台,搔搔頭,露出害羞的表情。

大衛從口袋裡,拿出一支漆幾乎已經掉光的廉價原子筆。

霎時,整間教室哄堂大笑。老師大聲要求安靜,笑聲才慢慢平復。



他尷尬地拿出事先準備的小抄,慢慢小聲地讀著:

「我的寶貝是這支筆。這是很多年前,蘇非亞送給我的,

但是我並沒有付出什麼代價,她是白白送給我的,

我想,這是因為我們是朋友。呃…我只是想說,我很在乎這支筆,

它很好寫,它是我用過好的筆,我很愛惜它,

呃…另外,跟蘇菲雅說,謝謝你。」



「非常好,大衛謝謝你,你的寶貝非常特別。大衛抓到了重點,

有時候那些我們在乎並願意付出代價的東西,並不一定很貴重或是很稀有,

而是對我們有意義的東西。那蘇菲亞你的寶貝是什麼呢?」

她沒有聽見老師的問題,



因為她愣在那裡,還沒回過神來,她不記得什麼時候給大衞那支筆。

「蘇菲亞、蘇菲亞!該你上台囉!」

「喔,知道了,老師。」她在莫名的不安中,走上講台。

她拿出懷裡的那支髮夾,髮夾閃亮亮的,此時看起來有些刺眼。

「哇,好漂亮喔」全班出現她原先預期的驚嘆聲。

但是她嘆了口氣,她說不出原來準備的講稿。



「對不起,我的確很寶貝這支髮夾,但是我改變主意了。

我要介紹另一個東西。就是那邊牆上貼著的那幅,我畫的畫」

所有人順著她的手指往後看,看見那幅蘇菲亞的蠟筆畫,

畫的主題是:「我的母親」



畫裡的母親五官很模糊,一隻手拿著抱著書,一隻手牽著蘇菲亞,

兩個人都笑得很燦爛。

「我很喜歡這幅畫,雖然它現在已經老了舊了,顏色也沒之前這麼亮,

但這是我最愛的畫。老實說,這幅畫是我回家吵著我媽幫我畫的,

所以我和大衛一樣,並沒有付出什麼代價,是白白得到的,

我想原因很簡單,是因為她是我媽。」



「很好,蘇菲亞謝謝你。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呃…坦白說,大衛,我已經忘了送你那支筆的事,

但是聽見你提這件事,我很開心,不過你用不著跟我說謝謝啦。

話說回來,我也想對我媽說聲謝謝,我想她在天堂應該記得這件事。」

ant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