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禮拜六跟著恩典的人 去了一趟非常難忘的溯溪之旅

事實上 當志超哥行前須知說到一半 我就很想回家了><

但是幸好我還是完成了這趟旅程 若要我用一句話形容 我會說這是一趟充滿突破的溯溪之旅

璞璞說的好 當志超哥一開始講了那麼多我最討厭聽到的字的時候 我都沒有尖叫 就是一項進步

當然後來我還是叫了好多次 而且幾乎每叫一次 都會被哞哞罵

唉~人家我已經很克制了耶



大三升大四的時候 跟團契的人溯過一次溪 是那種完全不會濕 只是在溪邊爬大石頭

全部行程僅兩個小時的輕鬆溯溪之旅 所以阿 一開始來的時候 我也以為這次的溯溪會很輕鬆

不過咧 一看到要走在攔砂壩旁邊的護欄 看到這麼高 我就腿軟了(這是實話 走到那裡的時候 我腿一直抖 都要跟人家牽才敢走)

台語俗諺說 惡人無膽 我想我大概是平日作惡多端 才會膽子這麼小吧:P



到了攔沙壩底下 志超哥要大家試試救生衣的能耐 大家一窩蜂到好深好深的地方 或浮或游 玩得不亦樂乎

而不會游泳又會怕水的我 只能在旁邊青著臉

(我記得那個時候紹儒 建豪 慕慈 和喬志堅 在水最深的地方找到一塊大石頭可以站 四個人在水中站成一排的畫面

像極了discovery頻道裡站在冰塊上的企鵝 哈!!)

後來在大家的鼓勵和哞哞威脅之下 我也小小跳了一個水

浮起來的時候 據哞哞的說法 我的表情跟溺水的人沒兩樣 好笑極了(沒良心的哞哞)

我那個小跳水比起從四公尺高的攔水壩跳下來 根本不算什麼

好幾個大膽的傢伙 從高高的攔水壩一躍而下 真是不可思議

最有趣的是恩恩 平常雖然溫吞 遇到這種事可完全不怕

(後來據他說 是因為妹妹和鄰居都要上去 他只好作陪 真是捨命陪君子的崇高情操阿)

他和彤楓手牽手跳下來 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樣

不過感覺兩個人跳的速度不太一致 比較慢的恩恩好像是摔下來的 不過璞璞說這樣比較不會被嗆到:P



攔山壩跳完之後 就是一連串溯溪之旅 大家逆著溪流不斷前進

有些比較湍急的地方 不好走 大家你拉我 我拉你 一起向前走 感覺真的很不錯

一開始我很怕有奇怪的動物 又很容易採到滑的地方 所以幾乎都是讓人牽著走(有時候是用拉的 哈)

心裡其實有點不好意思 覺得自己是來給別人添麻煩的

所以自己一直小聲跟自己說 good 很好 沒事 沒事...給自己一點信心^^

後半段的時候果然走的比較穩 連喬志堅都誇我喔

(他老兄也很辛苦 前半段都得一直拉我走 後來我走的比較好了 他應該有如釋重負的心情吧)



途中休息了幾次

我休息的原則有兩大項 第一 絕對面水背樹而坐 第二 絕對不往別人丟石頭的地方看

理由很簡單 就是絕對不要讓自己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這點真的非常重要 誰曉得 我看見那東西會有什麼反應)

到了吃午餐的地方 大家一起享用雅惠準備的好吃午餐(我跟雅惠很有默契 他準備的東西都是我愛吃的 哈)

慕慈和世祺也非常阿莎力地拿出他們準備的食物跟大家分享

(呵呵 他們帶的東西真的不少喔 哞哞回來的時候 還不停跟我說 他對他們可以帶著多東西上山 感到非常得不可思議阿!!)



後來到了溯溪的終點站 滑水道 幾乎所有的人都下去滑了 不過因為我很怕嗆到 所以沒去

本以為瘋狂的溯溪之旅(起碼對我來說 已經夠瘋狂了)就此結束 沒想到後面緊接的是更刺激的山路

志超哥所謂的一小段山路

其實是一段雜草蔓生 僅容一人通過的小小路 甚至其中有些路段的旁邊就是山谷

老實說我是越走心裡越毛 非常擔心如果哪邊突然衝出來我最害怕的動物 我根本無處可逃 真是嚇死了

其中還有一小小段路 得貼在山壁上走(我走的時候 不禁心想 不過是恩典小組出遊 有必要搞到這麼恐怖嗎....)

當然啦 我想大部分的人還蠻自得其樂的 反應一向遲鈍又愛跌倒的我 才會有這種想法:P



因為我很怕抬頭會看到可怕的動物 所以一路上我都是看著自己的腳ㄚ前進

可是真的很奇怪喔 我明明都看著路走 居然還是會跌倒(這點我到現在還是想不透 我到底是怎樣跌下去的咧 可惜沒有目擊証人)

在那種一邊是山谷一邊是山壁的路上 我的左腳莫名奇妙地踩空 嘩一聲 伴隨我的尖叫聲 阿~就摔倒了

幸好我是右撇仔 右手跟右腳很有力 加上我反應靈敏 所以馬上重心換到右邊 用右手和右腳撐著身體 所以沒有滑下去

又走了大概十幾分鐘後 (那時候我還在苦思我為什麼會摔倒)嘩一聲 再度伴隨我的尖叫聲 阿~ 我又摔倒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 小朋友 走危險的山路時 不要思考不必要的問題...><)

當然這次同樣是靠我有力的右手和右腳撐著 沒有滑下去 但是一連兩次 已經讓我很有警剔心了

後來就不敢亂亂想 專心走路就沒再跌了

只是到現在為止 我的右手拉傷和右膝蓋跌傷都沒好 好痛喔 :(

後來我回家之後 想到我跌的那兩次 不自覺還小小得意起來

其實當我碰到危急的時候 反應還蠻靈敏的耶 跌倒的時候 身體馬上就穩住沒有往下滑

說不定其實我很有潛力 只是平常缺乏訓練 哈哈~



這次的溯溪之旅真的突破很多自我紀錄

那天是我聽最多我最討厭聽到的那個字的一天 而且絕大部分聽到的時候 都沒有尖叫

也是我平生頭一次 跳進自己採不到底的水裡 雖然起來的樣子很醜 哈

也是我平生頭一次 在湍急的水裡努力前進 原本一直覺得自己不行的

但是聽到志超哥說 你可以 你的力氣夠的 結果我果然就走過去囉 呵呵

也是我平生頭一次 走這種只能用荒郊野嶺來形容的山路 這樣我以後去虎頭山都不怕啦^^



其實這趟旅程真的很有趣 雖然自己給別人添了不少麻煩 一路上也有不少擔心害怕 回來發現好多擦傷和瘀青

可是回想起來 真是很難得的回憶 如果當初知道行程是這樣 我肯定不會去吧

但是幸好有去ㄚ 這樣我才知道 平常肉腳的我 其實也是能完成這樣的旅程的 呵呵

真說起來 還是要感謝大家和哞哞的幫忙與包容阿

因為有大家在 儘管看起來自己不太可能完成的事 仍然順利的完成的

嗯 這真是一趟有趣而且刺激的旅程 哈哈


















-----

ant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