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msn上面 碰到一個在美國田納西唸書的朋友

聊著聊著 談到最近教會的人事變動

好多人都要走了喔 光想到這件事 就讓我覺得很失落

去年一個去田納西 一個去俄亥ㄛ

今年之前有一對去澳洲 回來後又去了淡水 九月馬上又有兩個要去西雅圖

明年又要走了兩個...



曾經覺得教會是流動率最低的團體之一 現在突然發現

原來

沒有什麼人 是可以永遠留在身邊的~



上禮拜開主日學會議的時候 開到後面氣氛好沉重

璞璞要走了 淑櫻也要走了 明年簡姊不會再接校長 她和秦爸打算明年七月去歸隱山林

這樣一來 主日學老師將來只剩我 淑琪姐 淑齡姐 明仁 與邀請中的小馬 和還在觀摩階段的恩恩

感覺好有壓力喔

家長對於主日學的教學方式始終存在很多意見 但原本就緊縮的人力不見增加 反而不斷縮減

這樣要怎麼做下去呢

我頭一次深深覺得 一項服事 沒有援手也沒有肯定 是多麼困難繼續下去



另一方面 更捨不得的是 好多朋友都要離開了

一開始會來這間教會 是因為簡姐和璞璞的原因 現在他們都離開了 感覺超失落的

突然擔心 某一天我到教會的時候 找不到一個可以說話的人...

當然我現在教會的朋友很多 但不知道為什麼 想到他們全家都要離開

還是覺得很捨不得~



世界的確沒有不會離開自己的朋友 我很早以前就知道這件事

然而 人一輩子能遇到幾個可以用真心結交的朋友呢

我很貪心

我真的很想珍惜這樣的友誼直到永久

然而 大家的路兜不起來 總是要各奔東西的



不曉得 五年十年之後

有一天我再跟璞璞簡姐他們重逢的時候 彼此會懷抱著怎樣的心情呢

是開懷大笑

還是隱隱有些感動??














-----

ant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