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主日開小組長會議

牧師在發各小組資料的時候

看見Delia不在 自動把社青小組的資料按著不發

等到坐在他正對面的我提醒他

他才不好意思地把資料遞給我...



我回去仔細一想 才發現自己接著個服事 已經一個多月了

如果去年底你問我 誰會接這個服事

我八成也猜得到是我

問題是沒有人問過我這個問題 我也幾乎沒自己想過



當初Delia和吉池哥問我的時候 我好像也是很自然接受

雖然Gazz不能接 讓我有點失望 對於新服事 自己也有些不安

但是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這些感覺慢慢淡了



我很快就習慣 等我兩位殷勤的副小組長來電 或是等他們提醒我大小事情

不知道為什麼 事情好像都很順利

但是心理頭又暗暗覺得 something wrong...



上禮拜去爬山的時候 郭老師跟我說Gazz很擔心現在小組運作的情況

我的頭一個反應就是:有什麼好擔心的???

後來經過一些討論 澄清了同工的疑慮 也讓我看到自己的盲點



在這件服事上 我非常被動

當我的兩位同工絞盡腦汁 思考我們應該做些什麼 改變什麼的時候

我都是等在那裡 看他們怎麼說



簡單說 我缺乏熱忱

雖然我願意花時間參加聚會 參與服事

可是我不像我的同工 他們對小組的發展充滿期待

很多時候 服事對我來說 就像是理所當然的義務

我一定要做 而且必須要做好

但我卻對他可能產生的結果 沒有期許



我常說我不是一個好的領導者

但我想 有時候具不具備領導者的特質 並沒有這麼重要

上帝就是喜歡使用那些看起來不行的人 來成全祂的旨意



我必須學習 把服事當作使命 而非工作

我必須期待藉由我們的服事 可帶來的影響力

否則 服事做的再多

仍舊只是服"事"而已.....














-----

ant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