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雅惠在電話裡提到五彩毛毛蟲

想起一件很有趣的往事

我曾經講過一次五彩毛毛蟲的故事

一般來說 五彩毛毛蟲大多手心的大小

但那次我講故事的時候 我的五彩毛毛蟲 需要五個大人才拿的住...



大概是我大四的時候

團契有個唸社工系的姊妹 邀請大家去參加一個義工活動

那是馬偕醫院舉辦的早產兒回娘家活動

其中有一個時段 是醫院的專業人士對家長演講

我們這些義工必須負責帶小孩 講講故事 做點美勞什麼的

那個時候 我被分配到的工作

就是對幾十個小朋友 講五彩毛毛蟲的故事

我的死黨很異想天開

他幫我做了非常炫的道具

一個超大的五彩毛毛蟲

毛毛蟲的身體由五個大圓組成

五個圓的顏色分別為綠 黑 紅 白 黃 每個圓就用了一張全開壁報紙...



但了活動當天 我的同工看見我超巨大的毛毛蟲 也感到相當不可思議 讓我相當得意

不過我的得意很快就因為一個意料之外的狀況打散了

照理說 我講故事的時候 現場只有可愛的小朋友

然而實際的情況是 很多小朋友根本離不開爸爸媽媽

所以後來我講毛毛蟲故事的時候 多了近三分之一的聽眾 全都是爸爸媽媽



那情景有點尷尬 因為毛毛蟲故事其實就是福音故事的濃縮

我當時很緊張 很擔心被那些爸爸媽媽發現我們在傳教 會被罵

不過那種時候實在也沒有讓我退縮的餘地了 禱告完照樣上場



雖然在場上很緊張 但下台後很感恩 因為那大概是我頭一次 跟完全不認識的人 直接傳講福音的內容



那個回娘家活動的下午 是簡單的運動會

就在醫院的走廊上舉行 可想而知有多簡單 純粹就是讓小朋友跳一跳 玩一玩

醫生還順便可以從小朋友參與的程度 觀察小朋友發展的情形

我們這些義工大哥哥大姐姐 就是每關的關主 小朋友順利通過了 會給一些餅乾當獎勵



我已經完全不記得自己當初是帶什麼關了 但有一幕我一直很難忘

有一個長得很可愛的小男生來到我的攤位上 要參加活動

當他一開始活動的時候 我馬上就發現他行動很不方便 可能是腦性麻痺的小朋友

儘管如此 他媽媽還是很鼓勵他 讓他完成這個活動

結果小朋友表現並不理想

媽媽就說 來 你問姐姐 這樣可不可以吃餅乾

我馬上就說 可以可以 然後拿了一大把餅乾給他 給的比任何人都多...



其實那個時候我很難過 我不曉得要怎麼作

我知道那個媽媽一定很愛他的孩子 希望自己的孩子跟別的孩子一樣 可以參加活動

而這個媽媽一定也很清楚 自己的孩子沒有辦法做到跟別的孩子一樣

那是怎麼樣的心情呢

當她叫孩子問我 這樣可不可以吃餅乾的時候 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而她又預期我應該有怎麼樣的反應呢



後來我仔細想想

如果我給這個孩子給的比一般人多得多 不正顯示出我同情這個孩子嗎

而他們會因為我同情他們 給比較多的餅乾而高興嗎 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如果我因為這個孩子表現的比較差 所以給這個孩子比較少

豈不是很不公平嗎 因為他跟其他的孩子一樣 都已經做到最好了...

所以我應該給他和別人一樣多的份 不是嗎

我應該給他的份量 應該按照他努力的程度 而非他表現的結果



我做錯了

但是 這個社會 總是按照我們表現的結果給予報酬 而不是我們努力的結果



那一幕始終停留在我心裡

提醒我

真正弱勢的人

需要的不是同情 而是公平的評價~



ps:五彩毛毛蟲 是一種傳福音的道具 用毛毛蟲身上的五個顏色

說明上帝創造 人犯罪 耶穌受死 人得赦免 與新造的人 這五個主題














-----

ant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