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1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次去越南

回來後 有兩個感慨

第一個 是對於國家的感慨

第二個 是對於自己的感慨



我是唸商的

早就聽過老師說過不下數百遍 台商擁有小草般的堅韌生命力 如何如何...

出國一趟 才慢慢了解那是怎麼回事



台商很早就進入越南開發

1975年南北越統一 直至1997年才正式進行對外開放改革

但是台商早在90年代初期 便進入越南開發加工出口區

10餘年的經營下來 已是越南最大的外國投資者

我們去看的一個加工出口區 當初開發的時候 還是沼澤一片

說的好聽點 是開發的台商有眼光 選的地點非常適合河運

說的明白點 是因為當時跟越南政府沒有"關係" 所以要不到好的土地 就只好去沼澤開墾



不管是哪種理由

若以結果論英雄 現在這個加工出口區的成績 證明這項開發計畫是非常成功的

不但多年連續獲得越南政府獎勵 也被列為模範開發區域

負責這項開發專案的台商 甚至在開發區附近炒起地皮來 又賺了不少

我們的車子行經當地的別墅區

不禁驚嘆 誰能料到 當年的沼澤區 15年過去 竟成了一棟要價3000-4000千萬台幣的別墅區



這樣的成績 我想並不是少數 然而台商強勁的生命力 背後其實是政府缺乏能力協助所致

儘管台商目前在越南的投資列為外資第一 但台商在越南的影響力 遠低於日本與韓國政府

為什麼呢 有人說 是因為台商太愛吃喝玩樂 另一說則是 受到太多政治打壓

聽到好幾次抱怨 台商辦活動 只要寫了外交部 或是中華民國幾個字 活動就會莫名其妙被取消

工業區裡面大部分的公司都會掛國旗 那些沒掛的 十之八九是台灣人

有人說 台商是盤散沙 又愛拿錢賄絡官員 結果讓越南官員都學壞了

但是台商也有話說 他們說只要台商一團結 頂著台灣的招牌 就哪也走不通了

之所以要拿錢賄絡 是因為自己的護照沒有日本人的好用 所以走偏門



我並不覺得這些是行賄或是吃喝玩樂的好理由

但我的確看見 一個國家走不出去的悲哀



商人們常常說 讓我們用經濟衛國 賺多一點錢 就沒人動我們

其他人則常常說 商人無祖國



我看見那些台商們 提起越南的快速發展及其在東協的領導地位 眼睛都亮了 因為他們看見了商機

但是當他們一提到台灣 他們的眼光又黯淡下來



一個禮拜的參訪下來 我被說服了 我相信越南將會強盛起來

當我帶著對越南的滿滿期待 準備回到台灣的時候

卻從香港電視台看見扁嫂被起訴的消息



我們的國家 在國際上沒有明確的地位

我們的第一家庭 在道德上也沒有明確的行為界線

我們的未來 究竟會被帶領到什麼方向呢














-----

ant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去越南的第二個感慨 就是對自己感慨

覺得自己懂得太少 太嬌生慣養了



虧我之前還以為自己很行

一出門才發現自己處處不行

忘東忘西 又一直說錯話

除了發現自己完全不是做生意的料之外

也開始思考自己的工作究竟有沒有意義



和我同行的另外三個男生

年紀分別60多 40多 和20多

我是唯一的女生 又剛畢業 所以他們三個對我很有耐心 很照顧我

什麼事都慢慢說 沒有給過壞的臉色

雖然我實在很在耍豬頭 但卻沒有因此被責備過 這是我這趟行程最感恩的地方



這次出門的頭兒 家裡做大生意的

但跟我們晚輩相處起來 沒有官架子 很好相處

雖然我死也不喝酒 讓他唸了兩句 但也沒有動氣 老實說 人還蠻可愛的

副頭兒學識相當淵博 歷史書 情報學 他通通看 講了很多好玩的東西 而且一手打理所有行政事務

是個辦事牢靠 又有趣的人 教了我很多東西

20多的年輕人只大我一歲多 雖然也是頭一次出國出差 應對進退比我好太多了 是個非常體貼的人

而我呢 仔細想想 真想不出我做了什麼有貢獻的事情...



頭兒跟副頭兒對於這份工作 相當有熱情 他們實實在在地相信 他們這趟考察 有關鍵性的意義

但是年輕人明顯持保留看法

我的想法類似於這個年輕人

聽他說很多台灣智庫的缺陷與悲哀 我都同意 我也明白很多事情看起來是很沒意義 純粹浪費國家資源

但是我不認為這就代表應該什麼都不做

我們的確需要一個智庫來提供政府 明確的治國方針

因為你不能讓全民表決 未來的經濟要如何發展

然而現況是 我們有太多的單位在做重複的事 但是都做的不深

於是資源被浪費了 我們研究的成果無法累積 只是不斷重複



這樣的困局應當如何解套呢 我還沒有頭緒

有時候 我的確會覺得自己的工作沒有意義

我也很希望 也一天我的報告或建議 可以成為一項利於民生的政策

不曉得 那一天 是否會來到...














-----

ant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